包头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南京市柏逸温室工程有限公司

回首中国工控20年发展历程及自动化企业全球竞争现状

时间:2021-08-30 来源网站:包头化工机械网

前段时间周末一大早参加了汇川技术首届工业工程论坛,感慨良多,国庆假期得空本来想整理一下详细的全程回顾,但是在当前这样疲弱的工业制造业背景下,我觉得更应该分享的是我如何看待正在崛起的中国工控行业,给所有人都打打气,因为这里有数量最多、最聪明且最勤奋的工程师,有最期待早日实现强国制造的中华崛起雄心,以及对自动化需求最大最广的工业市场。过往四十年改革开放波澜历史也同样证明所有的杰出企业家、投资人都是通过做多中国才最终取得成功的。

值此建国70周年之际,以此篇工控随笔献礼祖国华诞!

第一章:中国大陆自动化企业无一家上榜“全球自动化前五十”,客观反映了中国自动化企业全球竞争现状

先放两张扎心的图,2017年全球前50自动化供应商,美国16家、德国16家、日本9家,其他9家企业只有一家中国台湾企业研华科技。。。2017年汇川技术不含电梯一体机的自动化营收为26亿RMB(4亿美金),加上电梯业务自动化业务营收为37亿(5.7亿美金)。这张表应该没有考虑电梯业务,如果排名能够延长至前一百,汇川排名预计在50多名。

图表1:2002-2017年全球50强自动化公司数量按地区占比

来源:Control Global

图表2:2017世界前50自动化供应商

来源:Control Global

第二章:从一片空白到差距大幅缩小,国内工业自动化水平其实已经实现了根本跨越,且提升空间仍然巨大

中国工业增加值已经是美国的1.4倍,日本的2.6倍,德国的4.1倍。1960年中国工业增加值290亿美金,改革开放初期1978年中国工业增加值770亿美金,经过20年的改革开放1997年中国工业增加值为7360亿美金,世纪之交的前一年中国终于超过德国,位列全球第三,那一年美国工业增加值为中国的3.2倍之多。12年之后2011年中国工业增加值3.1万亿美金,顺理成章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世界工厂”之名正式用数据得以确认。

图表3:中美德日工业增加值(千亿美金)

来源: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工业增加值总量雄冠全球、自动化率大幅提升的背后,仍然是较低的人均工业增加值。

人均工业增加值反映了工业制造业两维度水准:1)自动化水平:自动化程度越高,人均钢铁产量、人均汽车产量、机器人密度等度量工业产出效率的指标明显提升。2)工业附加值水平:根据微笑曲线,涉及高端技术和专利的前端研发、涉及品牌和服务的后端行销占据了产业量大量的利润,而组装、制造等中端生产环节附加值较低。所以中国和西方国家在人均工业增加值的差距包含以上两个方面,实际生产自动化水平差距应该低于人均工业增加值差距。

中国用了20年实现工业1.0到工业2.0的跨越并有望在2025年提升至工业2.5,但人均工业增加值水平仍较低自动化提升潜力巨大。1997年中国人均工业增加值仅为4250美元,仅为美国的1/18,2016年这一比值接近1/5,人均工业增加值背后主要来源于自动化水平的大幅提升,2010年之前中国人均自动化效率基本保持两位数提升,1991-2010年这20年中国人均自动化效率(人均工业增加值)年复合提升9.5%,基本和GDP保持同步(中国统计局:1979到2018年中国GDP年平均增长率达到9.4%,同期世界经济的增长率只有2.9%),相当于第二产业人数不变的情况下,工业增加值连续20年接近双位数提升,同期德国、美国、日本年复合提升仅为1.4%、2.4%、2.15%,在此期间中国从工业1.0阶段用了20年的时间基本完成了电气化的普及,达到了工业2.0以上的水平并初步实现了部分先进工业和先进企业的自动化生产,预计大约在2025年整体达到工业2.5水准(整体达到半工业自动化水准,部分优质企业实现全自动化和部分智能化)。而美、德、日自20世纪四五十年代即实现了电气化普及,整体工业自动化水平在当时领先中国大约60-70年,并正式开启了以信息技术为主要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目前整体基本介于工业2.5-3.0之间。中国从工业1.0-工业2.0大约用了20年,而欧美从19世纪40年代工业1.0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工业2.0用了整整一个世纪。

中国有望在2034-2039年实现工业自动化。如果未来中国人均工业增加值按照8%左右增长,大约在2039年前后我国人均工业增加值将达到10万美金,达到美国当前人均工业增加值水准(自动化水平介于工业2.5-3.0之间),考虑到美国拥有芯片制造业、航空制造业、汽车制造业、快速消费品制造业等诸多超高附加值行业,所以中国大约将在2034-2039年(只需要15年-20年)即可基本实现工业3.0,工业2.0到工业3.0的腾飞只用了30年左右,欧美这一跨越将至少耗时70-80年(此处应该有掌声!!!)。

第三章:汇川技术经过十余年发展,成功发展为中国工业自动化企业龙头,被业界誉为“中国西门子”

华电系成功突围,成为中国工控领域中坚力量。中国工控企业起步晚,大多成立于2000年前后,其中大多数知名企业都来自于华为电气,后被艾默生收购,坊间有“华电系“一说,这批企业既有中国民营企业的狼性创业文化,又吸收了全球五百强先进的企业管理思路,是中国企业界非常具有特色的一道风景和一股力量。2003年脱胎华电系的汇川技术、93年成立的和利时,2002年成立的浙江中控,逐步成为国内工控三强,汇川在驱动领域占据国产绝对龙头地位,和利时、浙江中控则在控制、工业软件等软领域独树一帜。三强中又以汇川技术产品布局、市场地位更优,在近年来逐渐被业界誉为“中国西门子”。

汇川牢固确立了国内工控龙头地位。三年之前汇川并没有进入西门子高层哪怕是MKTING经理的视野,因为汇川2016年自动化销售额(含电梯)销售额仅为26亿,而同期西门子在中国的销售额就已经在220亿-240亿左右,2011年全球自动化销售额就已曾达到150亿美金...在2017年制造业强复苏背景下,汇川2017年自动化营收一年增长了10亿,到达37亿,也就在这个时候,西门子开始认真注视这个竞争对手。其实也差不多在2017年汇川自动化销售额开始稳定地领先于(2倍左右)国内两位小兄弟,牢固确立了国内工控龙头地位。

第四章:“工艺工程”符合市场需求,汇川将坚持定制化解决方案战略

凭借定制化解决方案杀出一条血路,汇川走出一条差异化竞争的中国制造之路。多年来,资本市场充分认可了汇川定制化解决方案在过去进行外资替代的成功实践,但也对这种需要不断通过增加技术支持人员和销售人员实现营收增长的模式产生过质疑,但是各位也应该了解西门子1847年成立并在1872年就进入了中国市场,ABB前身ASEA和BBC均有100多年历史并在1974年在香港就成立了中国业务部,安川1915年成立并在1999年在上海成立中国总部.......当中国一家初创企业发现其技术研发、管理经验、品牌声誉、渠道布局等所有的现代企业竞争要素全部和外资巨头相差甚远的时候,你能做的只能是开展一些差异化竞争路线,并尽可能通过周到快速的售前售后服务取得客户的信任,这种在成立早期非正面碰撞的差异化竞争路线恰恰就是成千上万中国制造业逐步壮大甚至成为独角兽的缩影。华为、海尔、福耀、富士康、格力,这些先天不足的中国制造业企业几乎都是从代理商到制造商、从OEM到ODM、从推销到营销这几种模式走出来。从结果来看,这种模式无疑是成功的,汇川已实现从外资的包围圈中突围,从产品、市场、品牌等多方面获得了阶段性成功,且有望实现进一步跨越式突破。

基础先行:精密工控元件是强国之基,国产工控自主创新迎来最好时代。虽然中国工业增加值已经等于德国和美国之和,但是大国制造终究要向强国制造转变,自2015年以来,我国明确提出智能制造发展发展,始终致力于产业升级,近年来”工业小巨人“、“工业强基”等各式鼓励自主创新优惠政策的出台,正在加速PLC、高精度伺服、编码器、工业机器人、高精密减速机、气动元件、传感器、互感器、自动化控制系统的高端国产化进程,实现高精密工控元器件自主可控以及提升工业加工基础能力成为最核心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返璞归真:制造业需要工艺工程,自动化需要将工艺沉淀。如果说高性能的工控元器件以及基础材料是实现更高、更快、更强的根基,那么我们疏忽的“工匠精神”则是制造业的精髓和灵魂。传统意义上我们认为的工匠精神是指:直到如今飞机最精密的零部件并非出自机床而是出自技工,但我认为新一代的“科学工匠精神”还应该包含工艺工程、精益生产,固然老师傅的经验、手艺和紧急状况下的判断无法完全得到传承,但设计、加工、装配和服务全流程的精益生产、质量工程却能大大提升产品的精益程度,而如何洞察加工、装配过程的流程工艺并进一步优化工艺流程才是汇川们定制化解决方案的核心和精髓,汇川一直希望能比客户更了解它的生产流程从而提供效率更高的自动化产品服务,已实现了在几十个制造细分领域的“专用方案”,更是通过十几年的工艺吸收、打磨、创新打造了属于汇川的创新型的“纺织工艺解决方案”。

图表9:精益生产是智能产品制造的基础

来源:清华大学

展望未来:制造业发展趋势需要汇川坚持以工控定制化解决方案为根基,并逐步提升软硬一体化综合解决方案能力。在前期的一次制造业参观随笔中(http://1t.click/a4c5)笔者鲜明提出:未来的工业制造业会复制消费品行业C2B的定制化生产、少量多品类生产模式,未来的生产线不仅仅是简单的自动化流水模式,而将是更为智能的柔性生产模式。工装夹具的调整、产线形态的变换、工艺流程的改进,都需要通过更为智能的柔性自动化流水线来实现,这对于制造侧的工控自动化、CAE&MES等工业软件、制造集成灵活性将提出更高的要求,同时对CRM、ERP、云计算等软件与制造的无缝链接和有机结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汇川具备洞悉生产制造流程工艺的能力和基础,具备能为柔性自动化产线提供全套工控产品基础的能力,暂时欠缺的只是工业软件和更为高级的控制技术,但事实上汇川早已定下2023年软件产品占自动化销售额1/3的目标,并已有初步积累,带有边缘计算的控制器、驱动类产品一定程度实现了云计算的功能,工业云平台已连入数十万电梯和空压机等设备并可实现监控、维保等一系列应用开发工作。此外,多年来汇川在自身生产上也在推行精益化、自动化和信息化建设并取得了产业链各环节的效率大幅提升,并计划2020年开始打造数字化工厂,汇川亲身试验数字制造首先必定充分认可信息化的提质提效作用,其次信息化的大量部署对于汇川积累对于软件产品的应用和理解也大有裨益,必将为汇川展开软件产品布局以及提升软硬件集成方案能力提供较大帮助。

尾声:首届产业链“华山论剑”的召开彰显“开放、担当、合作、共赢”

更开放,更自信,更担当,中国工控企业将逐步站在舞台中央。过去西门子、ABB、菲尼克斯等国外巨头会邀请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召开一些大型论坛或者新品发布会,近年来的会议主题也大多以“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数字时代”为核心,此外还有数不清的行业协会、政府、媒体举办的各类型会议。汇川召开的第一届工业工程论坛,邀请了富士康、华为、EPLAN、意法半导体、英特尔、北大等诸多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伙伴,强调了合作共赢的开放理念,此次会议专注”基础工艺“、“精益生产”、“质量工程”等制造业最本质也是最重要的部分,符合汇川一直强调的“工艺取胜”之道,从立意上比起工业4.0等概念更接底气。汇川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在制造业发展遭遇阶段性困境的时候,组织这样一场会议,将大大提振中国工控企业发展士气。未来,汇川将举办第二届、第三届“工业工程”论坛,我们也相信会有更多的国内工控企业会站在舞台中央,因为这个时代属于“中国智造”。

高性能计算解决方案

AI资源管理解决方案

虚拟化解决方案